14天,1800公里。9月3日,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小伙子白易初和他的父亲,经过千里单骑,出现在南邮2015级新生的接待点。

  白易初是该校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通信工程专业的新生。8月19日,他和父亲白维东两人从银川出发,一人骑一辆捷安特山地车,途经宁夏、甘肃、陕西、河南、安徽等省份,9月1日到达南京。

  “我们比原定的计划晚了一天到达,因为在骑行到第11天时,感觉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。当时已经骑到安徽境内,距离南京不远了,可就是不想再往前骑。”白易初那时体会到了“心力交瘁”的感觉。他们在合肥休息了一天。

  白易初说,当年爸爸上大学时,曾骑自行车把宁夏转了个遍,这样的经历给了自己很大的影响,也一直想骑车远行。收到南邮录取通知书后,他和爸爸一合计,做出了骑车到校的决定。

  半个月的骑行对白易初的体能是个巨大的挑战。白爸爸告诉记者,儿子在骑行途程中两次出现类似低血糖的情形,用葡萄糖补充后又继续上路。“一天骑行8小时左右,第二天起床后腿已经肿了。”“西部路上灰尘多,顶多两小时,头发就被吹白了,脸上也都是灰。”两人回忆。

  据介绍,父子俩这趟骑行从买自行车,准备帐篷、防潮垫等备用物品,再加上住宿等费用,超过两万元,远比坐飞机的费用多,但看遍沿途美景,一路上两人交流的信息量超过20年的总和,父子俩都觉得“非常值得”。

  白易初坦承,虽然有父亲同行,但出发时心里很虚,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。当他骑着车进南邮校门时分外感慨:“凡事只要做了,坚持住,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。”(来源: 南京日报)

 

编辑:
来源:南京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