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评论:女校长剃光头,育人怎能靠赌身立誓

  温州一家民办课外辅导学校的校长徐善萍与该校5名老师打了个“赌”,“赌”的是老师能否解决学生的厌学、网瘾等问题,为期一个月。每位老师的目标是10名学生,如果有一人没有拿到10位家长的“赞”,也就是没让家长满意,徐善萍就要剃光头。4日正好是最后期限,5名老师中有一名没有完成,徐善萍履行了诺言,剃了光头。(5月6日人民网)

  又是“打赌”式教育,又是校长另类践诺。亲猪的男校长尚未走出公众视线,剃光头的女校长又向我们款款而来。不是校长们“疯了”,而是我们的教育方式“病了”。学校本是圣洁之所,教师乃传道授业解惑之天职,教育学生岂能靠“打赌”?特别是,女校长这惊世骇俗的“光头”,将当今社会对教师职业的尊崇,一扫而光了。可以说,女校长“光头践诺”,是对教师职业自虐式的诋毁,更是对师道尊严的一种亵渎。

 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无论是亲猪男校长,还是光头女校长,都认为“这很值得”——男校长亲猪,亲出了学校文明素质的提高;女校长剃光头,剃出了学生学习态度的好转。但在笔者看来,这是当事校长对自己教育无方的一种辩解和粉饰;殊不知,当学生的文明素质和良好的学习态度,需要校长放弃人格尊严,通过亲猪、剃光头等另类方式去乞求时,这不仅是教师职业的耻辱,更是学校教育的悲哀。特别是,“打赌”式教育频现,既是校长的一种急功近利,更折射出了学校教育的一种焦虑。

  不可否认,现在的学生难教了,普遍存在厌学情绪。究其原因,还是学校在教育管理和教学方式上出现了偏差,一味地追求学习成绩和升学率,铺天盖地的题海战术,中规中矩的标准试题,千篇一律的标准答案,没完没了的测试考查,既扼杀了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也剥夺了学生的自由和快乐。当学习成为一种沉重的精神负担时,有的学生就故意采用一种违反校规的方式,去发泄厌学情绪,去表达对学习负担过重的不满。

  面对学生的厌学表现,只有无能的校长和教师,才会选择消极和逃避,不惜与学生“打赌”和“认罚”式践诺。问题是,这种自虐式的教育方式,也许可能激发学生良知的“灵光一现”,换来他们短暂的内疚感和上进心,却难以根除他们盘踞在心底的厌学情结。可见,如何消除学生的厌学情绪,乃是当今学校教育面临的一大困境,当引起教育部门和学校的高度警觉,并从体制和方法上寻求破解之策。奉劝我们的校长和老师们,别再用亲猪、剃光头之类的方式,去作贱自己,去亵渎师道尊严。

编辑:yy
来源:东方网